2014年6月6日 星期五

1. 倒數



倒數


『呯』, 一聲巨響把整條卡墠街的人都驚動了,血流往圍觀行人的皮革鞋子。
行人都認識這個人…這個不節不扣的怪人…
暗淡無光的天照在那些無情冷莫路人的臉添上,枯萎的秋葉散落在維生的手。
灰暗是秋天的臉。

在人生倒數的三天前。

「十二月一日下午二時三十一分,氣溫十八度,相對濕度百分之五十六。」電台廣播於巴斯域咖啡店播放。
「請慢用…」維生為客人端上一杯意大利咖啡。
這時段客人不太多,有時候他眼睛會沒有焦點地對著那紅色的磚牆。
維生口中哼著不知從何而來的韻律,繁忙的街道從那透明的玻璃窗清澈可見,身邊的客人不知是否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擦身而過,他們放下手上文件,喝著熱咖啡,即使沒有把壓力放下,也暫時帶走了一點煩惱。店長懊惱地在算算十月的收支,至於維生在打掃那老舊的木地板,他的靈魂早已飄走,思考著人生的意義。

麗日下,時間想要停頓似的,在那缺氧的街道中,只有那小小的紅磚咖啡店可給人一點呼吸的空間。

兩位人客看著畫冊討論的興高采烈,維生好不好奇的走近。
「那幅畫真的不知所謂,何登大雅?」身穿校服的學生指著那人的扭曲的自畫像。
「對對對,色彩像是沒有經過任何思考,沒有構圖可言。」友人擺一副評審家的咀臉評價著。氣氛突然一沉,兩位學生抬頭一望,維生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們。
「不好意思,請問你們是給你形容為色彩像是沒有經過任何思考,沒有構圖可言,何登大雅的畫,是那一幅,是那一幅?」。
學生凝視著維生,無言以對,空氣和時空彷彿停頓下來。
維生大力在茶几上一拍,剛燒好的熱咖啡杯反倒在二人的校服上,熱得他們高聲大叫。
店長立即給他們毛巾,不停的道歉著。
「店長給我報警!你…你…你死定了。」其中一位學生一邊用店長給他們的毛巾弄乾衣服一邊道著。
 店長給客人報警後,警員把維生送到警署

維生一手拿起桌上給咖啡沾濕了的畫冊,趕忙給抹乾。
維生可說細緻卻又粗糙的心總教人沒法測深。

他坐在黑壓壓的問話房裡,維生不安的坐在那冰冷的膠椅上不發一言。
「沒有人為你保釋?」警員問他。

送到警局之後,維生只好致電到他的好友凱麗要求保釋,但凱麗的電話沒有接通。
在牢獄中維生從鐵窗看著天,清天明月,和他的境況相對下,維生顯得更加灰暗,他低頭回想自己一生…
維生生於一個平凡的時代,但他是一個不平凡的『怪人』…

一把陌生的聲音把正在夢中的維生吵醒,警員拍打正在熟睡的他,有咖啡店的客人目擊維生沒有出手攻擊客人甲,因此維生沒有法律上的責任。
維生這次總算走運。